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银行保险 > 正文
美国认定优步司机为合同工而非正式员工
2019-05-15 13:25 银行保险

  与司机之间的利益纠纷不断是网约车公司Uber面临的一大成绩,而如今美国政府将成功女神的天平拨向了后者。

  美国劳资关系委员会总法律参谋Peter Robb在本周二发布的一份建议备忘录中称,Uber的司机是独立合同工,而不是企业雇员。

  Robb以为,Uber司机可以本人布置任务工夫,拥有本人的汽车,并且也可以自在地为公司竞争对手任务,依据美国联邦劳动法,他们不能被视为企业员工。

  而这份备忘录也标志着美国劳资关系委员会态度的转变。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时

期,该委员会坚持以为,许多零工经济劳动者被错误定性为独立合同工。

  其实早在上个月,美国劳工部就已宣布意见指出,依据联邦工资法,诸如Uber这样商业形式的企业旗下零工经济劳动者不是公司正式员工,由于平台并不控制他们的任务。

  毫无疑问,这些结论都将对Uber的未决案件发扬重要作用,由于美国的《国度劳动关系法》明白指出,独立合同工不能参加工会,在提出关于劳动条件的申述时也不受法律维护,而正式员工有权取得最低工资、加班费,以及其他与任务相关费用的报销。

  随后,Uber也发布声明称,公司会专注于提升独立任务的质量和平安性,同时确保司机所看重的任务灵敏性。

  近年来,因无法确认司机的“身份”,Uber及其最大的竞争对手Lyft都与旗下司机迸发过矛盾。许多司机指控它们依据美国联邦和各州工资法将平台效劳提供者错误划分为独立合同工,但这些公司否认本身有不当行为,但也表示,情愿给予平台司机现金奖励,并允许他们运用这些钱来购置该公司的IPO股票。

  只是司机们并不买账,由于他们要的不是一次性领取的奖金,而是可以为他们的生活带来更多保证的员工福利和更高的工资。

  本月早些时分, Uber和Lyft的司机还曾迸发一场罢工举动,要求公司为他们提供更高的薪酬和更好的任务保证。

  曾在Uber平台驾驶的美国肯塔基州司机Carl Wagoner向《华尔街日报》表示,去年夏天,在逃避价 我爱配资网 钱绝对较高的深夜酒吧人群的前提下,他的驾驶最多只能带来每小时5美元的净支出——这一程度远远低于司机希望失掉的最低时薪,更低于包括餐饮、批发等其他行业的最低时薪程度。

  不过,事情开展到这一步似乎并没有出乎Uber的意料,Uber上周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的文件中表示,将领取1.7亿美元,处理美国各地数万起仲裁案件。该公司还赞同领取额定2000万美元,了却加州和马萨诸塞州数千名司机提出的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