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港股美股 > 正文
独家专访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罗奇:美国对全球
2019-06-14 14:01 港股美股

近日,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美国对全球102个经济体存在商品贸易逆差,其根本原因在于国内储蓄率过低,并造成投资失衡,“可惜,华盛顿的政客从未厘清过储蓄、预算赤字和贸易逆差之间的关系”。   作为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罗奇有着多年在华工作经验。在他看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所谓中国存在“强制技术转让”的报告缺乏实质证据,甚至可以说是低估了在华海外企业多年的行商智慧。   他呼吁,中美对话应当从市场准入、宏观经济结构调整、互联网安全和构建对话机制等四方面入手,打破僵局。罗奇认为,全球多边贸易体系的韧性远大于美国单方面施加的压力,全球供应链和价值链不以美国的意志为转移。对华贸易赤字源于美国国内储蓄率过低   第一财经:特朗普多次宣称要降低对华贸易赤字。事实上,美国同包括中国在内的100多个经济体,在过去许多年间一直存在贸易逆差。赤字也并没有阻碍美国经济增长,您认为减少贸易赤字的必要性何在?   斯蒂芬•罗奇:遗憾的是,包括特朗普及其前任,以及国会议员们,都未曾从经济学角度正确理解贸易赤字。在经济学课堂上,我首先会讲授给学生的一个基本原理就是投资等于储蓄。过去30年,美国国民储蓄率持续走低,为保增长,美国不得不从海外“进口储蓄”。吸引资金的代价就是美国长期的经常账户赤字和多边贸易逆差。2018年,美国对全球102个经济体存在商品贸易逆差。   可以说,对华贸易逆差问题只是美国多边贸易逆差和储蓄率萎靡问题的一种呈现形式。如果不解决美国国内储蓄率过低的问题,对华加征关税只会增加企业成本,给美国消费者“增负”。多边问题不可能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这是行不通的。   第一财经:您近期撰文提到,在里根总统上任仅三年时,美国国民储蓄率从7.8%降至3.7%,并认为储蓄率过低才是美国经济面临的更大问题。   斯蒂芬•罗奇:里根总统时期实施的大幅减税,使储蓄率严重降低,并加大财政赤字。上世纪80年代初,对日贸易逆差占美国与各国逆差总额的42%。于是,美国开始打压日本,并将制造业就业流失等一系列问题统统归咎于日本。   事实上,政客们根本没厘清过储蓄、预算赤字和贸易逆差之间的关系。今时之中国好比昔日之日本,这次他 期货鑫东财配资十倍 们试图将错误统统归咎于中国。   美国政府应该做的是控制财政赤字,通过提高储蓄率,将更多投资用于提升基础设施建设、扩大制造业产能、鼓励科研研发和教育投入,以此提升美国的竞争力。相比